【影評】《雙子殺手》:老套故事對高規格拍攝的重傷害?

雙子殺手(台、陸)| 雙子任務:疊影危機(港)| Gemini Man

李安執導的最新電影《雙子殺手》一直到10/23才終於在台灣正式上映,比起香港和中國大陸來說,都晚了不少日子,難道是因為10/23是這位台灣導演的生日,所以特別選在這天才在台灣上映嗎?讓等不及看這部電影的觀眾,著實多等了不少日子。不過面對早就上映的地方傳來負面評價,也對這部電影的期待度打了些折扣,《雙子殺手》是李安繼《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之後,再度使用3D/4K/120幀的技術拍攝,電影畫面細膩度呈現出來的高規格可想而知,這邊建議如果可以的話,盡量選較高的畫質版本觀賞,畢竟除了電影院上映之外,之後不太有機會看到這樣高規格的視覺呈現。

雖然《雙子殺手》以如此高規格的方式拍攝,但能夠放映這樣規格的電影院卻不多,這跟2016年《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時遇到的問題一樣,當時全球僅有五家戲院有足夠的設備可以放映,當時五家之一的台北京站威秀影城這次卻因為系統規格不同而無法播映了,所以台灣這次並沒有上映最高規格的版本,僅有2D/24幀、3D/60幀、IMAX 2D/24幀、IMAX 3D/60幀等四種版本,最高規格的IMAX 3D/60幀也只有在花蓮一家戲院中看得到。在中國大陸對比三年前北京、上海各有一家戲院可以放映3D/4K/120幀,到今天已有約30家戲院可以放映,但放映過程中傳出不少失敗的例子,最後失敗次數太多,居然改為放映另一部電影,不過中國大陸確實是最可以看到高規格版本《雙子殺手》的地區,另外還有約60家戲院支援放映3D/2K/120幀的版本。

《雙子殺手》的故事是源於一個即將退休的50歲國安局(NSA)特務亨利(Herny),在一次完美的任務後遭到不名人士的追殺,追查後發現這個殺手的一舉一動、思想模式都跟他自己十分相似,後來才發現原來這個殺手就是他自己…。從這個故事大綱來看,電影中必須呈現兩個不同年齡的男主角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返老還童」在好萊塢電影不是什麼會令人耳目一新的技術,這也證明觀眾胃口就是這麼一點一點的被養大,但之前的作法是真人加上化妝技術再與電腦後製拼接出來的效果,而李安這次嘗試的是直接將整個真人數位化,再透過真實演員的演繹而達成,這不僅是對電影技術的挑戰,同時也是對演員演技的挑戰。

另外,這個故事其實起源於1997年,但當時因技術的問題而無法拍攝,直到2017年才由李安接手執導,並以高規格技術創造出這部《雙子殺手》,正因如此,也讓觀眾最為詬病其老套陳舊的故事線,畢竟這是20多年前就成型的故事,擺在現在這個觀眾早就看遍各式各樣天馬行空科幻電影的時代,《雙子殺手》所描繪的內容確實不容易取得觀眾的注目,但還是看得出這是一部李安風格的作品。

 

 

(以下內容會稍微提到劇情,還沒有看過電影的人,請自行斟酌觀看)

 

以科幻動作為主打類型,在還沒有深入了解這部電影之前,還以為《雙子殺手》是類似「穿越時空」或「平行宇宙」概念的科幻電影,後來才發現原來另一個威爾史密斯是「複製人」。整體而論,《雙子殺手》的題材略嫌老套,因為退休特務、跨國追殺、諜影重生,甚至是複製人與人性道德的探討,這都是過去20年間沒有少過的電影題材,到了今時今日,複製人也不是什麼新鮮的話題了,甚至好幾年前就從好萊塢主流劇情中退燒,以此為主題的《雙子殺手》在整體劇情真的是落入一種陳舊庸俗又沒有太大的亮點窘境,無怪乎國外的評價會如此低,然後他們又看不到高規格版本。

《雙子殺手》真的那麼差嗎?高規格的拍攝就是另一大亮點,也是李安導演本人在電影工業上的堅持,但3D、4K、120幀的技術卻讓觀眾摸不到門檻實在有點可惜,中國大陸雖有30家戲院有最高規格的版本,但放映過程也是艱困重重,台灣並沒有最高版本,說到北美甚至沒有任何一家劇院可以看到4K,連2K都只有14家戲院做到,讓人不禁感嘆,怎麼想要看個電影也那麼困難。

從李安導演過往的作品來看,對人物刻劃有一種特別的細膩手法,好像每個角色身上都有一個故事,也由於李安本身的背景,其不少經典中塑造出來的角色風格隱約有種兼具東西方風格的融合感。這次飾演主要角色的威爾史密斯就有一種動與靜兼備、狂放與內斂的兼容之氣,先撇除另一位數位化出來的年輕版威爾史密斯,享利這個角色本身就塑造的相當吸引人,也間接合理化了另一位女特務一直死心踏地跟著他的原因。身為縱橫半生的國家級特務,還是一位技巧高超的殺手,本該是外放的一個角色,卻又擁有一個狙擊手的本事,象徵他其實有一顆細膩的心,更可以從情節處理上的層次看出些許端倪,擊中高速火車上的目標人物、每次戰鬥對槍械高超的使用技巧、可以在任何角度狙擊敵人、戰鬥心得的展現等等都證明他不是一個只會開槍的莽漢,前述的鋪陳帶出後續年輕與老年亨利的對決,以「鏡子」帶出對方身為複製人的既視感,用心的在每一場戰鬥中帶出不同的差異,這些就是李安在情節上安排的細膩之處。

由於這次拍攝的高規格,可以感覺得出《雙子殺手》這部電影中有不少動作場面的拍攝方式與過往的動作片有些許不同,高畫質的體現可以讓觀眾在觀影過程中更深刻的體會,為了實現這些體會,李安嘗試了新技術,帶給觀眾與過往較為不同的動作的呈現與飛車場面,但很殘酷的是這可能隨著觀眾選擇不同版本觀看而有所不同,如果是選擇較低規格的版本,可能在動作與畫面的感受上就不那麼深刻。

除了為了高規格拍攝而動用的特殊運鏡可能有畫龍點睛的效果,李安導演在角色的文戲與武戲上也都下了功夫,甚至與動作場面相結合,雖說劇情看了很老套,但故事核心的內容卻看得相當有感。許多科幻電影雖然天馬行空,但始終我們生活有些隔閡,詮釋的方式更是有千百種,《雙子殺手》是老套,但同樣還是提供了一種對複製人的思考角度給觀眾,而且並非全無價值。

劇情中的亨利是年過50的特務,卻在退休前遇到一個大麻煩。說真的,撇除年紀這點,亨利完全不像一個需要退休的特務,組織派來追殺他的人幾乎被他不費什麼力氣就幹掉,然而唯一令亨利覺得棘手的就是他自己,是不是就是另一種在告訴我們「其實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的方式。有趣的是在發現殺手和自己極為相像,只是年輕了許多,他們開始認真討論這個殺手有沒有可能是亨利年輕時在外風流留下的產物,這段看似合理的情節其實帶點惡趣,如果事先不知道這部電影跟「複製人」有關,相信可以為後面揭露真相時帶來更大的反轉。

人為什麼要製造「複製人」?這應該是一切問題的起源點,複製人可以做為替代品,也可以是另一種延續,只是身份認同與人性倫理將會面對極大的挑戰,因此自1996年「多利羊」的誕生後,「複製人」的話題其實也是介於道德界限的邊緣。《雙子殺手》當中的複製人相較於《絕地再生》(The Island)裡,似乎還沒有那麼大的爭議性、規模性,甚至是商業價值,畢竟還未大規模實現,因此暫時當個個案來討論,但「複製人」議題也延伸到人類對於自身慾望的無窮盡,進而忽視人性價值所做出缺乏人性的事端。

關於《雙子殺手》中的複製人議題,其實可以簡單視為人對於自己一生的另類審視,這就是亨利看待自己複製人的方法。亨利的複製人小克(Junior,電影翻譯為「小克」,因為他是反派角色克雷Clay的兒子,因此將Clay junior翻成小克,平常都只叫Junior)與亨利的基因是一樣的,但兩人成長的環境與面臨的生活都不同,唯一相同的是都被當成殺手般的養成,這也是反派製造小克的目的。背後目的簡單而自私,反派對於小克有很大的親情牽絆似乎說服不了人,僅是想以亨利本身近乎完美的殺手基因製造出更多的殺手,還試圖利用基因改造來完善這些殺手在人類身上的缺陷,這毫無人性的做法也讓人對反派完全激不起任何同情,結局安排亨利殺了反派,而不讓小克出手,對小克而言,也證明了他確實是擁有人性的產物。對比起原本那層父子關係,亨利看待自己的複製人反而有種想要兄弟般分享卻其實是父子間傳承的感覺,更介於一種「視如己出」和「其實就是我」的氛圍。

看到李安在電影技術上的堅持,《雙子殺手》這部電影整體而論其實是值得一個好評的,除了劇情俗套之外,其他的優點似乎不是那麼顯而易見,但細膩之處的表現更是顯出李安這個國際大導實至名歸,不過回頭想想,劇情俗套也是這個故事在時空背景之下的非戰之罪,當年拍不出來,拍出來的時候已經落伍了。最後,3D/4K/120幀這個技術,這次在台灣是無緣一見了,但從之前的《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到今年這部《雙子殺手》,中間沒有任何一部3D/4K/120幀拍攝的電影,但李安依舊堅持拍攝實在讓人佩服他的決心,可能也就是這樣的決心讓他有機會堅持自我,躍上國際舞台。以我個人之前看《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3D/4K/120幀的規格來看,這樣的電影讓人對劇情、人物的體會更為深刻,也是一般2D視覺所達不到的效果,很欣慰李安的堅持,但拍出來而無法以此規格上映倒是十分可惜。

其他相關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