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神探蒲松齡》:賀歲大雜燴,水土不服的奇「怪」武俠世界

神探蒲松齡 | The Knight of Shadows: Between Yin and Yang

這是一部成龍主演的賀歲電影,在今年的年節檔期橫空出世,從預告看來有點之前陸片《捉妖記》的味道,而成龍在電影中飾演蒲松齡這位大文豪,生於明崇禎末,逝於清朝康熙年間,著有非常著名的鬼怪小說【聊齋誌異】傳世,香港曾將他的其中一篇故事【聶小倩】拍成電影《倩女幽魂》,至今依然膾炙人口。以此為題的《神探蒲松齡》承接了成龍過往獨特的動作喜劇風,確實打造了一齣中國版的妖怪圖鑑,結合淒美的人妖相戀經典故事,再加上適時的改編,這部片從表面上來看確實有成為一部成功賀歲電影的潛力,但問題在於兩造風格融合不佳,「神探」徒有其名,當【聶小倩】故事人物出來後,主角瞬間路人化,再加上這段故事改編力道有點過猛,為了苦戀而苦戀的態勢十分明顯,反而陷入一種進退維谷的窘境,變得哭也哭不出,笑也沒法笑的感覺。

以蒲松齡、聊齋、聶小倩和甯采臣這些關鍵字打造中國風的妖怪宇宙,再結合成龍式的動作喜劇來當作新年的賀歲片並不失為一個好的構想,這次改編故事將蒲松齡塑造成一個會捉妖怪的神探人物,在故事上算是相當有新意,但整部電影看下來有點水土不服的感覺,雖然【聶小倩】故事過往的經典很難從腦海中抹去,而且也不是說不能再拿來改編,但改編出來的東西有種想借過去風光又想走出自己道路的兩難感,整體電影的風格也缺少一貫的脈絡,藝術設計、場景製造都相當華麗,但在背景不明、故事主題不夠強烈的情況下,看久了有種時空錯置的感覺。

然而歷史上的蒲松齡生於明末清初,大多數的時間在清朝,但故事場景很明顯跟清朝扯不上邊,這或許是電影本身極力忽略的細節,又為了配合蒲松齡筆下的故事,畢竟大家熟知的《倩女幽魂》也不是在清朝,比起蒲松齡自己明不明、唐不唐、書生不書生、大俠不大俠的扮相,觀眾可能更難接受燕赤霞穿清裝留辮子的樣子。

成龍的電影主打的是一種惡搞的喜劇風,自己出來打諢插科,為電影提供基本的默趣風。前半段電影表現出來的感覺倒是非常符合賀歲片的風格,開頭那首歌雖然顯得傻氣,但也先闡述了這部電影的主旨與宣告其歡樂的氣氛,但到了中半段將故事導向大家熟知的【聶小倩】後,與過去無不同的強調人妖相戀的悲苦與世道間的身不由己,整個風格驟變下反而變得有點難以適應。

為求不同,2011年由葉偉信執導的《倩女幽魂》就講述了聶小倩、甯采臣、燕赤霞三人之間的感情糾葛,顛覆了燕赤霞十幾年來的大鬍子形象(還是有留鬍子,只是談了個三角戀)。這次《神探蒲松齡》更加大改編力度,讓甯采臣和燕赤霞共享同一身份,還將甯采臣與聶小倩的人妖身份互換,確實在過往的故事上迎來有新意的改編。但對兩人最後的結局不甚滿意下,也不知道是不是阮經天在詮釋上「太用力」,以致於這個故事缺少了打動人心的理由,蒲松齡的不正經更無法為這個故事增加說服力,由頭到尾像看一齣鬧劇一樣的胡攪蠻纏,前面是賀歲喜劇,後面變了悲劇加乘的倩女幽魂,真讓人不適應。也無怪在【聊齋】中被改編最多的故事就是【聶小倩】,這次雖是以蒲松齡為主角的故事,但依然將大家熟知的人妖相戀淒美戀曲拿來改編,其實【聊齋誌異】裡還有很多經典的故事可以發揮,並非只有【聶小倩】才足夠吸引,尤其是這樣淒苦下雙雙殉情的故事,與前面好不容易創造出來的歡快氛圍,格格不入也不合這部電影原本的調性。

另外談談中國電影動畫技術在近年來進步非常多,這部電影也用到不少,而在電影拍攝的「鬼神禁令」下,拿這些中國神怪故事來改編的電影不勝枚舉,想利用動畫的強項來達成戲劇效果的野心更是不言自明。或許中國電影的動畫技術還沒歐美電影那般成熟,但電影工業的製作在資金與技術充足的情況下還是有一定的水準,但這些動畫畫面依然給觀眾很假的感覺,倒不是技術不足,反而是動畫角色於真實場景的融合不佳所致,說白話的就是這些電影的劇情一直都是硬傷。這部《神探蒲松齡》因為拿【聊齋】故事改編,因此當中出現許多妖怪角色,單一角色的細膩度並不低,但在整體背景的詮釋上,無法讓觀眾相信這樣的角色確實出現在這個場景裡,而打從心裡感覺到假,不見得是視覺上的突兀產生「假」的感覺,這樣的缺失指向源頭就在於劇情的刻劃是否能讓觀眾接受。用另一種方式來說,因為你相信《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Fantastic Beasts: The Crimes of Grindelwald)那個世界中真的有「騶吾」這種「怪獸」,但你不相信《神探蒲松齡》裡會出了一隻短小精幹又會放臭屁的小型中國殭屍。

《神探蒲松齡》整部電影最大的致命傷都透露著一種違和的基調,從場景設計到故事反差,甚至連演員的詮釋都非常有問題,三位主要演員中只有林柏宏看上去比較順眼,成龍和阮經天兩個演員的演技沒什麼問題(反正成龍萬年都是那個樣子),但兩人現代的既視感太過強烈,這部片又不屬於一般的古裝背景,依山林而建的村莊看上去十分壯觀,但市集、建築的樣貌都透露著一種很虛假的氛圍,後面酒館的場景還走日本歌舞風,所以一直有種難以融合的感覺,想不水土不服都難。反倒鍾楚曦的飾演的聶小倩則不過不失,她與飾演鏡妖的林鵬大概就屬本片的藝術擔當,只是從頭到尾都一身大紅裝扮的聶小倩真的是一個入魔的女妖,而不是以前經典電影裡的一縷幽魂。

成龍大概是近年爭議較多的演員,無論是他的政治意識或個人私德問題,都在中、港、台三地討不了什麼便宜,最近幾部作品更是有點荒腔走板,這次又挑大樑詮釋蒲松齡這樣的角色,既沒有文人書生的儒雅氣質,也缺少英姿勃發的正直之氣,看預告就覺得慘不忍睹,但如果劇情改編的好看,這樣缺失也不是不可彌補的。再看看劇情方面,前後氣氛難以協調,改編程度僅有創想而沒有實際面的發揮,而事實上編了個男版白蛇傳的開頭就足夠讓人吃驚,最後跑進「陰冊」裡的決戰,宛如大鬧天宮般的悲劇收場。最後雖然蒲松齡寫下「今生無悔今生錯,來世有緣來世遷」這兩句出自【別思】的字句,但意境與1987年《倩女幽魂》裡「只羨鴛鴦不羨仙」的註解就已是高下立判。

其他相關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